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TOP

洗耳恭听——《加里森敢死队》原声版初探
2012-04-02 19:49:04 来源:官方网站 作者: 【 】 浏览:4次 评论:0

  原帖出自:加里森敢拿到了一套原版《加里森敢死队》的DVD碟。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拿到碟子的心情,反正把碟往影碟机里放的时候,我的手都是抖的。在拿到影碟的那个下午我就把那26集整个地过了一遍,有说话的时候正常PLAY,没说话的时候我就快进。虽然早对GG的情节在心里滚瓜烂熟,虽然对英语对白我只能够听一个大概齐,但这原声的GG给我的感觉还是新鲜而有趣,这跟看任何一个别的原声电影电视的感觉都不同,因为它是GG,是让我那么痴迷的上译名嗓们激情演绎背后真实的声音。

  每一个镜头出现的时候,我就不自觉地想起童自荣、乔臻、杨成纯、施融和尚华的声音,想起那些经典台词从那些我们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嗓音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时的语气和腔调:“哦头儿你疯啦!”“见鬼这车是装汽油的!”“玛丽安娜真是一个美丽的间谍……”“没想到你胆儿还不小,啊?”“我说带走就带走!”……

  可是,这次不一样了,屏幕上我们见惯了的,深沉地爱了那么多年的那五个人,当他们走来的时候,当他们在一个熟悉的场景里摆出一个熟悉的表情的时候,他们一张口,发出来的声音却跟深深种在我心里,已经习惯成自然的声音大相径庭!

  说实话,我有一种一脚踩空的感觉,还有一种“我被GG撞了一下腰”的感觉。

  这种感觉非常有趣,非常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先来说说我们众望所归的头儿。

  在拿到碟子之前我就听说,RON的原声非常低,不但低,而且粗,我觉得我已经作好了一切的心理准备,去接受一个跟童老师刻意压低了声音完全不相同的一个头儿,可是,RON一开口,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那是一个跟童老师的声音几乎截然相反的一个声音,低哑,粗放,大多时候说话近似与耳语,而这耳语中却夹杂着浓重的喉音,好象是沙锤轻轻地敲击,又好象是在一根低音吉他弦的上随意地轻轻拨了一下,琴弦颤动着,发出界于“嗡”与“铮”之间的回音,即使琴弦的颤动停止了,那回声仍旧在音箱里低沉地反复着。可是,这样的低音又不同于于鼎那样手风琴风箱似的低音,也许是因为英文发音的关系吧,RON的声音虽然低,却没有胸腔共鸣的回声,同样也没有提不上去的限制,事实上他的嗓音也就是起音比较低,上下倒还是挺贯通的,轻言细语的时候嗓门并没有放大,声音却不小,说话的时候、骂人的时候、下命令的时候、呵斥的时候说起话来都毫不费力,轻松自如,初听上去似乎比较散,没有底气,听多了却发现,他的嗓音真的非常有磁性。

  被童老师那泛着金属般灿烂光泽的嗓音熏陶了这么多年,一听到头儿的原声居然是这样的低哑,真是有些不习惯。可是排开声音的困扰来看看整个剧情的表演,当头儿低低地说着话的时候,竟然和我脑海中下意识的台词背诵一模一样,也就是说,童老师和RON虽然声音不同,但他们说话的语气、腔调和口吻却是惊人的一致,连叹息、喘气,不自觉的气息流动的声音都是相一致的,这真是让人感到惊叹。

  虽然原声和配音大相径庭,但就是因为童老师的精心演绎,说实话,头儿在我心目中的感觉并没有过多的改变,还是那么冷静、坚强、不可动摇,还是那样有着致命的冲击力。只是,童老师的声音清厉而凛冽,好象是一把出鞘的利剑,而RON的声音低沉而稳定,好象是剑在鞘中,两个人的塑造侧重点稍微因声音的偏差而有所不同。看到童老师的加里森,你会觉得这个人“年轻有为”,而当RON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你会觉得这个人“少年老成”。童老师的头儿因为声音的关系,显得更加凌厉、年轻,咄咄逼人,而RON的加里森少了一分尖锐的感觉,却是更加的酷---冷酷,或者说严酷!我曾经形容童老师在头儿发脾气的时候有着雷霆万钧的气势,道道剑光划破低沉的滚滚黑云,当头直劈下来,而RON的加里森在发火/呵斥/怒诉的时候声音并没有提的太高,也没有这份锐气,他偏重的是严酷的打击,是铁的事实铁的纪律,一盆铁水当头泼下来,压也能压的死你。

  如果说“雷鸣电闪”,RON就是雷鸣,童老师就是电闪,都有着一种“毁灭性的打击”。这倒让我想起关于加里森年龄的讨论来了,我想,如果大家听到了RON的声音,大概都不会觉得加里森刚刚大学毕业了。RON的声音实在是太成熟,使他的整个人的形象塑造都成熟了一圈,难怪这样的加里森能够简单的一句话就让灰勒乖乖地去收降落伞,让那几个不安分的家伙一个一个听命于他。RON的加里森声音不高,语调也很平和,没有什么太大的起伏,但一句是一句,非常扎实也非常冷酷,如果哪次他提高嗓门说人两句,我想大家心里就都得打鼓。RON的加里森,在一出场的时候就带着一种不动声色的威胁力,如果说一开始那几个人服从命令是有点被童老师的头儿的领袖气质所折服,那么他们听命于RON的加里森就是微微带点畏惧心理了,这个人低低地布置着任务,低低的讲着计划,言语不多,嗓门也不高,却透着一股子劲力,最好别去惹他……

  虽然RON说英文的时候声音很低,但听来听去,他的嗓子倒是很适合说德语,他说德语的时候起音都往上抬了几级,一口流利的、稍微带一点南部口音的德语说的硬邦邦,非常骄横,倒是很符合“党卫军”的身份。大概也是因为声音的关系,RON的加里森跟那四个,尤其是跟高尼夫说话的时候少了童老师语气中的那份宠溺,在出什么坏主意的时候,也没有了童老师那种意味深长的“损”劲儿,那种我们在上译版的GG中所津津乐道的“深厚的友情”在RON的口中变的更加不露声色,上下级的关系则更加明显一些,这倒也符合RON对加里森的角色塑造,他是这样一个严酷的人,轻易不可能表现出温情。

  只是有两个小细节看了让我狂笑,都是在《寻孤救孤》之中,第一个是他们发现布希老头上了黑名单被抓走了,半夜里几个人坐在面包车上,头儿先跟戏子在驾驶室里,听着车内的孩子哭闹不停,头儿烦躁地把军帽在头上推到后面又压到眼睛上,终于忍不住走进车中让他们想想办法让孩子别哭了,他进车内说这话之前,卡西诺和酋长手中的孩子都好好的没有哭,头儿一张嘴,那俩小宝贝一起哇哇地哭开了,仿佛被头儿吓了一跳一般;再就是卡西诺装女人的那段,头儿说:“我是党卫队,亲爱的……”可是RON说的并不是德语中的Liebling(亲爱的)而是Liebchen,就是小心肝,小宝贝,小可爱的意思。简直乐不可支,幸亏卡西诺他不懂德语,不然真得冲上去捏死他的头儿。

  说完了头儿,再来说说戏子。Cesare Danova的原声其实跟乔臻非常的相似,只是也少了那种浑厚的胸腔共鸣,我想大概还是因为英文发音与中文很不同的缘故。对于我这样英文不是很好的人来说,我听不出Cesare Danova的英语中有浓厚的意大利口音,当然,当他放慢语气和着重强调的时候,可以听出他的T和D的尾音上有欧洲口音,但总的来说戏子的原因给我的感觉几乎没有任何改变,戏子还是我们所熟悉的那个戏子,连说英文时候的声音都跟想象中的一模一样。不得不感叹乔老师的演绎实在太天衣无缝了,要说有区别,也是乔老师因为音色太优美的缘故,使戏子的魅力增添了许多,使他变的更加言语动人。

  我们喜欢上卡西诺,大概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杨成纯那“破嗓子”的激情演绎,而Rudy Solari的声音与老杨的声音相似却又不相似,他仿佛是把老杨的那扁扁的粗犷豪放的嗓子拉宽了拉长了拉的稍微圆呼了点。Rudy Solari的声音也粗,起音比较高,粗糙的感觉不如老杨的来的强烈,可是豪放的感觉却比老杨来的更宽广。他乍一开口就几乎颠覆了我心目中卡西诺那种层次感非常强的形象,听他的声音,听他又多又快又急促的讲话,那简直就是一门大炮,直通通的,毫无遮掩。

  Rudy Solari的声音其实很好听,有点亮色的感觉,上下都很通透,有些发音跟施融的比较接近,就是音色上那种“通体透亮”的感觉,还有将气息在喉头上折了一下再打开的感觉。我相信他要唱歌的话准是男高音。Rudy的卡西诺比老杨的卡西诺多了几分“市井”色彩,发起火来更加不可控制,发起脾气来也更加如火如荼,随心所欲,所有的话都好象在他嘴边上,嘴唇稍微动一动,哗啦哗啦就流淌出来。

  26集一路看下来,越看越觉得,Rudy的卡西诺和老杨的卡西诺那是双胞胎的亲哥俩,老杨的卡西诺是大哥,冲动中带着成熟,勇猛中透着冷静,层次感非常强,Rudy的卡西诺有大哥罩着,更加懒的动脑筋,那话说的更多更快,更加滔滔不绝、肆无忌惮:我就说死你,你能把我怎么着?

  最有趣的是《奇袭雷达站》在领事馆的那一段,戏子跟玛丽安娜说着带着法国味的英语,跟高尼夫说谢谢的时候用的是法语,高尼夫还了他一句法语,头儿跟将军倾谈用的是德语,而我们的卡哥那一套:“你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不寂寞么?……当然想……”居然说的是一口流利得不得了的意大利语!简直太帅了!

  听罢了原声,一个很大的感觉就是他们5个人中间那种“温情”比我们想象中的少了几分,这种感觉集中表现在小高身上,因为Christopher Cary叫起头儿来可没有尚老那“撒娇”的调调。Christopher的声音也很好听,比较细致,带着英国口音,说话的时候舌头比别的人硬一点,有些音发的抖抖索索的。与尚老那一声一声的“头儿~~~~~”相比,他的WARDEN叫起来少了点耍赖,反而是带着一点点不自觉的畏惧和讨好的味道,即使是以后大家生死相依,小高对头儿的感情也没有尚老放的开。

  Christopher Cary的小高,那就是一个标准的小贼,精明、滑头、小算盘精刮,但善良是一样的,可爱是一样的,弱势也是一样的,就是少了这一份对头儿和身边战友依赖的外在表现,不过对戏子那份信任还是表现的非常浓厚的,再就是对老是冷着脸对他的酋长,从《越狱记》开始,小高就一口一个“chiefy”叫的特亲热,开始似乎酋长还不太高兴,后来也就习惯了。非常有意思的是小高居然还会说几句德语和法语,在《死里逃生》他们去医院救头儿的时候,他煞有介事地指着天上问:“司机先生,你看这是个什么东西。”说的就是一口象模象样的德语,呵呵,记得简历上说Christopher Cary也是会说德语的,算是显山露水了一回。再有就是《奇袭雷达站》里面他那哇啦哇啦的唱的歌其实并不是我们听到的尚老唱的那调子,歌词差不多,调子却不相同。

  在5个原声中,在我听来,除了戏子之外就是酋长的声音与配音演员最为接近。Brendon Boone的声音跟他的外表形象一样,年轻、纯净、高昂,虽然没有施融老师那么清亮的音色吧,但也差之不算多。我在初听BB的声音的时候,先是为施融老师与BB声音、语调之中的相似程度而感叹,然后就是为BB的酋长说话的快速程度而惊讶,BB的发音连贯,在我听来,非常的美国化,有些音被吞没不见了,有些音则被粘合在了鼻腔里,言语迅速而锋利,你有来言他马上就有去语,而且轻描淡写,让人一听就觉得,这个人脑子相当的灵活,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按照逍遥的话说,施融老师的酋长那是心里明白,可BB的酋长,那是嘴上也明白。

  如果说童老师的头儿和RON的头儿因为声音相差甚远而产生不同的感觉,那么施融老师和BB的声音如此想象,造成这样的差别是又什么原因呢?在我看来,还是要归功与中文发音和英文发音的不同。中文是一个字一个字说的,而英文则是一串一串往外吐的,说中文的话自然就有种短暂停顿的节奏,而这种节奏和“顿”的感觉在施融老师的声音里特别明显,这也是施融老师言语中“宁静致远”的意境的一个表现。施融老师的酋长沉静、敏感、内向,非常有爆发力,安静的时候如一处深潭,行动的时候带着一种刚勇的劲力,其所谓“静若处子,动若脱兔”。记得惹残烟曾经写过一篇文章,将酋长与刀鞘联系在一起,我非常同意她的观点。在我看来,施融老师的酋长有一种刀入鞘的感觉,不说话的时候就是在蓄积。而BB的酋长也是一把刀,他是一把放在外面的刀,轻薄、锋利、极力地要淡化锋芒,可是一旦有光线照过来,马上闪闪放亮。---很有趣,这种感觉跟看到原声之后的头儿的感觉截然相反。

  酋迷如我,大概在GG中最爱的一段就是酋长与小克在公园里的对话吧,因为有这样一个私心,这一段我到目前为止反复看了五、六遍。记得看配音的GG,当施融老师的酋长说出那句:“我是真的爱你”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心动,而当BB的酋长说出:“I really wanted you”的时候,我的感觉是心碎。施融老师的酋长在小克面前欲言又止,那是因为他深情,只要小克幸福他可以放手,而BB的酋长在小克面前说不出话来,那是因为他难过,他几乎难过的话不成句,连呼吸都控制不住,心碎成了一片一片,小克不要他,他什么都没了……当他最后离开的时候,故做轻松地说了句:“see you,en。”那个en 字挑了个高音,随着酋长黯然离去的背影,看的我难过地流下泪来……

  对我来说,无论是配音版本,还是原声版本,GG都是我的最爱。配音版本侧重了他们5人之间逐步逐步加深的感情和生死相随的友情,人物的再次塑造很丰满,层次分明,尤其是嗓音特点鲜明,比较符合东方人对英雄的精神向往和审美情趣,而原版的GG则更倾向与西方人之间的洒脱,当然也就更原汁原味儿。二者各有特色却又唇齿相依,对照着看看,还真是有趣之极,能让我对GG及GG之间的相互关系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很新颖。现在倒有点犯难了,写文的话,到底是依照哪个版本的GG为蓝本呢?倒要有好好的考虑一下……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分享到QQ空间
分享到: 
上一篇一首优美动人的田园诗——《成为.. 下一篇于鼎作品目录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